目前日期文章:201607 (8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進口茶混充台灣茶事件屢見不顯,
這問題已存在台灣茶業界許久,
「山里日紅」成立的初衷就是希望藉由這新品牌建立正面形象,
重新推廣台灣的優質茶葉!
 
從茶園管理、採茶、製茶到精製的過程都有嚴格的控管與挑選,
山里日紅把每一次製作都當成比賽一般,絕不馬虎,
以手工採摘嫩葉茶菁,甚至以人工撿枝(剔除不良雜枝)而非使用機器撿枝,
成本提升但相對品質更為優良,製作出的茶葉,
形狀飽滿、顆粒大小均勻、色澤鮮活為高等級之高山茶葉。
 
在品牌包裝上也是花費相當心力,設計符合產品價值之包裝,
像這款於2013年榮獲台灣金點工業設計類獎的【雲舞茗品禮盒】,
將「山」的意象以複合媒材形式呈現阿里山的沉穩尊容氣韻,
沉穩、大方的呈現出臺灣茶的高品質與韻味!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商店資訊:
地址:臺南市歸仁區民生六街31號
電話:06-2396858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#中衛產業行腳 #臺灣好設計
金御晟國際有限公司(山里日紅)官方網站:
www.sunriserepot.com
山里日紅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unriserepot
 
※圖片來源為OTOP地方特色產品特輯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德國機器手臂大廠Kuka對工業4.0的論述中有一項非常重要的概念:n=1,原始概念指的是生產批量為1,藉此實現極致的客製化。這個概念固然是因產業屬性所致,不一定在現階段即可適用於所有產業,但那個被描繪出來的願景,仍是一個充滿著生命力的想像。若將n=1延展為另一個面向的概念,當萬物聯網、所有的使用者也漸漸受同一個系統服務時,生態體系之間的競爭越來越白熱化,強勢的生態體系將擄獲所有的消費者、收益流與獲利,甚至在掌握大數據與分析大數據所挖掘、開採的新興商機,也都是不再強勢生態體系中的廠商所分不到的未來羹湯。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蒜頭具有辛辣味,也有殺菌功效,
因此許多料理都將『蒜』入菜,
如:蒜泥白肉、蒜香蚵、香蒜椒鹽蝦…
但你可吃過『用蒜頭做得餅』嗎?
 
這項特殊的好味道,出產自坐落於嘉義縣蒜頭村的新寶珍!
其實蒜頭村並不產蒜頭,阿公時代的農業社會,
當地的農作物是以蘆筍為主, 
農夫們每天早出晚歸,吃飯的時間有限,
便以蒜頭村地名為發想,以蒜頭原料來製作糕餅,
即可果腹又攜帶方便, 因此廣受在地人青睞,
便以地名作為餅的名稱。
新寶珍將蒜頭餅正式命名為「蒜頭回鄉餅」,
希望可以讓回鄉的 遊子吃了口齒「回香」,
口味更能廣為大眾「迴響」,而成為嘉義縣的最佳伴手禮。
 
原物料的選用新寶珍更是不惜成本,堅持採用「台灣蒜頭」,
進口的蒜頭雖然也有辣味,但就是缺少了台灣蒜的香味,
因此每一顆蒜頭都是經由本店親自栽種挑選,為口感加分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商店資訊:
地址:嘉義縣六腳鄉蒜頭村77之28號
電話:05-3802203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#中衛產業行腳 #臺灣有好食 #新寶珍 #蒜頭
新寶珍蒜頭餅 官方網站:
http://www.shinbaojen.com.tw/
新寶珍餅舖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hinbaojen/
 
※圖片來源為該店家官方網站,如有侵權請告知,謝謝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流行加上復古,養身加上時尚,
「檜樂」養氣3.5睡枕,
妙手擺脫祖母級生活用品傳統印象!
 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鹽,不只是調味料,更是台南文化與歷史傳承的一部分!
 
夕遊出張所興建於日治大正11年(西元1922年 ),
於2003年被公告指定為市定古蹟
皇尚文創接手後就以『塩』為貫穿古今的重要元素, 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這些年來,台灣往往受到抽象論述未能充分實踐之苦,好的立論至終淪為一場幻滅,甚至成為酸民的激言譏語。「文創產業化、產業文創化」即為其中非常具代表性的一例。隨著新政府端出五大創新產業與外加的新農業與材料,文創一方面在這些年來進入大街小巷、滲透食衣住行,一方面又逐漸在被矮化、窄化與醜化聲中,文創已漸漸失去二十一世紀初帶動經濟發展的憧憬與魅力,在不斷推陳出新的政策浪潮中遭到淹沒。但事實真是如此?抑或,在許多誤解或刻意操弄下,造成了一個潛在的發展引擎失去了動能。
 
或許除了台北市民或設計界的朋友還在關心,2016年世界設計之都(World Design Capital)在台北,可能在整體台灣社會並未掀起什麼漣漪。今年3月18日的設計之都國際晚宴上,國際工業設計社團協會以「社會設計」為理念,頒發兩項社會設計獎項:「世界設計影響力大獎」與「金點設計獎年度特別獎社會設計獎」,彰顯在地臺北市與全球主要城市的同步努力。台北世界設計之都以Adaptive City為題,主題富含想像空間。一個調適中的城市,必須克服現有資源的侷限性,為空間中的公民求新求變,打造具備承載未來的前瞻城市。設計走出了傳統的產品與視覺領域,與各種難解問題的結合,包括城市規劃,成為創新的關鍵環節。
 
目前的城市規劃已沿用多年,不符合氣候變遷、生活型態改變與產經發展後的嶄新需求:強降雨造成了日據時代所規劃的下水道排水功能失靈、高(甚至超高)齡社會的快速來臨造成許多當前生活空間的不友善、二十年來工作機會集中於都會所衍生的心理空間壓縮,只是千頭萬緒的人類挑戰中,少少的幾項。都市更新在台灣受族群對立與刻意炒作的放大,使得城市對於未來生活的承載力道越來越薄弱。城市的脆弱性展現在各個方面,包括了近年來受政治難民效應傳導,頻傳在各歐美城市的恐怖攻擊。城市能否發展為能自我調節的生活與生產空間,挑戰著台北今年的設計之都所要向世界展現的未來想像。
 
調適的能力代表一個主體改變的彈性與承載的韌性(Resilience),改變是新常態,關鍵在於因應改變而作出的改變,即便「以不變應萬變」也應該是經過審慎評估後所做出的應變決策。變與不變的決策與行動,轉化為韌性的軌跡,使得個人、廠商、社會、或整個人類的前途,在槍林彈雨的匍匐中繼續前進。IBM董事長兼執行長Sam Palmisano於2008年倡議的智慧地球(Smart Planet)一舉將對人類智慧社會的想像拉升到整個地球的層次,引發許多正面與負面的不同評價。但就一個可操作的層面而言,智慧城市應該是適當的規模,從城市治理的各個面向,從治安、交通、建築、居民生活的大小事,若適度在此一波消弭風險的需求中所進行的都市更新,導入智慧化的解決方案,也不失為一個全面調整產業結構的良機。
 
在Thomas Friendman「世界是平的」一書風靡全球之際,另有一個世界是尖的(The World is Spiky)理論架構,在文創圈外幾乎鮮為人知。提出相關研究的Richard Florida提出創意城市的3T發展模式:Talent, Technology與Tolerance(人才、技術與包容),這三者在台灣令人憂心的程度節節高昇,台灣的包容度可能舉世無雙,其次是台灣技術的導入速度高過創新速度,但人才外流的速度已成為台灣人才存量的最大危機。文創的產業化,十多年來雖然產值不高,但確實帶動了不少小微企業的發展,也提升台灣的生活美學成為華人社會的標竿。但產業的文創化,除了一些廠商在國際設計競賽中屢獲大獎外,對產業活動中的附加價值,貢獻的辨識程度仍待提升。
 
當全球各界運用設計思維來解決個面向的問題時,台灣應將文創對產業貢獻的關注重點,從直接的產業效益轉向間接的產業效益,好好思考如何整合沒有政策支撐的「文化創意」與當前的創新產業政策,發展出善用創意階級(Creative Class)的創新經濟(Innovation-Driven Economy),才不致淪為空泛的畫餅充飢或圈地蓋樓。在檢視創新產業的內涵時,空間與產業必須進行融合,「文化創意」不應該是「挑戰2008」的舊政策,而應積極擴張文創化的間接經濟效益,並融入新的智慧化思維,才能擺脫政策的線性關係,打造台灣在推動產業政策時的完整生態體系。
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講到巧克力,決不能不提起臺灣巧克力界的先驅,
從種植到製造一條龍的『邱氏咖啡巧克力』!
 
自家種植可可樹的機緣源自於屏東咖啡地位始終難帶動,
於是邱銘松亦然決然決定轉種可可,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李傑教授的新書「工業大數據-工業4.0時代的智慧轉型與價值創新」於上周發表,我很榮幸應天下出版社的邀請為新書寫序,我第一次見到李教授是在十四年前,浙江大學舉辦的學術研討會上。當時,對我而言,聽他說那些嶄新的服務模式,實在覺得很炫。多年後,再度見面、甚至衍生出非常緊密的合作關係,是拜工業4.0之賜。這幾年在國家實驗研究院的工作,讓我有機會站在科技的最前沿,觀賞再工業化的浪頭拍打在各國的沙灘上,無論先進國家或新興工業化國家,均將難以略過這一波的工業革命,精彩至極、卻也怵目驚心。如天下雜誌在最新一期「58秒的競爭」封面故事中,以清晰的文字敘述新時代的來臨:「工業4.0帶來客製、高效,但工業4.0不等於自動化,而是商業模式的徹底改變。今後將不再有製造業,而是製造服務業—從研發設計到生產交貨,生命週期的全程服務。」
 
台灣聽眾喜歡聽新的,但李傑教授講來講去,還是在重複他的蛋黃(看得見的)與蛋白(看不見的)。多聽其實無益,關鍵是做到了沒有?聽了,不見得懂;懂了,不見得有決心做;做了,還要耐性等待收割!李傑教授長年奔走於美台之間,我們欣見他所說的已不再均為國外的案例,據以實踐的廠商,如在新書發表會中參與論壇的高聖精密機電,在受惠後搖身一變成為福音的宣揚者。台灣業者在過去一年來,在各方推動與宣導下,觀念已有明顯的轉變,蠢蠢欲動的導入評估者也不乏其人,這是好的現象。但台灣以中小企業為主體的產業結構,需要有屬於台灣原生的導入策略,否則,只會淪為在全球鬧嚷中,隨著搖旗吶喊,甚至錯失了導入的方法與時機。
 
近來,我們關注台灣欠缺工業4.0軟體人才的窘境,一番努力似乎見到一點曙光。人才,也分看得見與看不見兩個層面:站在台北街頭,雖不若在北京或上海的鬧區,目光所及皆萬頭鑽動,但看得見的熙來攘往也挺壓迫的。但在台灣,工業製造廠商眼中的人才(可望不可及的),和零售與餐飲商家眼中的人潮(看得見的)相較,恐怕感受不是壓迫、而是急迫!多年來,台灣業者深受各廠牌控制器的訊號不聯通所苦,所以,從去年生產力4.0啟動後,大多心力還是花在克服前述的障礙上。但這些努力即便有效跨越,還只完成D2D(Data to Decision)的半個循環而已,若沒有工業大數據的分析,看不見的部分仍然對決策者無感,也無從提升台灣競爭力至這一波工業革命所達到的水準。從研發設計到生產交貨的全生命週期服務,靠得是一段又一段流程中的軟體人才,以及串連全週期的軟體人才,台灣的缺口非常、非常大,而且相較對岸,我們起步最少晚了五年。
 
在同仁的堅持與推動下,已有中正大學教授答應在下學期開始根據國際大廠的規格開課,接下來包括逢甲、虎科大、勤益科大等校成為我們拜訪與請益的對象,希望這些苦功能為台灣打造硬底子的工業人才,邁開顫顫巍巍的第一步。如同李家同教授去年十一月在天下刊出的專訪,回顧多年來推動的「深耕工業基礎技術專案計畫」,樓要蓋得高,地基必須挖得深;樹要長得高,根要往下探到底。國家工業的發展亦然,想要成就頂尖的工業實力,一定要先把基礎技術打得穩固又扎實。製造業與工業,相去何以道里計?製造業思維還是李傑教授所說的蛋黃,是看得見的、邊際價值遞減的思維,工業才是李教授所說的蛋白,是看不見的、邊際效益遞增的思維。台灣下一個關鍵人才就是工業的軟體人才,是有能力貫穿產品與服務的全生命週期,貢獻專業領域知識(Domain Know-how)的軟體與數據分析人才。
 
台灣迄今,多的是製造業、少的是工業,在翻轉的過程中,不僅廠商需要換腦袋,大學教授、學生與家長都需要換腦袋、也要換方法,瞭解與看重新時代的能力組合,才有可能協力養成「再工業化」所需要的關鍵人才。了解台灣進入工業化的關鍵者,需要抱持如同宣教士一般的熱情,不斷在溝通的挫折與初期資源的短缺中,仍不放棄,讓台灣在這一波的激烈變動中順利翻轉,擠身工業強國之列。


中衛產業行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